他是斧头帮顶级杀手,后来加入我党,官至安徽省副省长


  在当年的斧头帮,王亚樵手下有“四大金刚”:郑抱真、华克之、余亚农、余立奎,斧头帮那些名震天下的大案,基本上都是这四个人做出来的。

  历史客栈之前介绍过郑抱真、华克之,今天再来看看第三位:余亚农。

  1563000971501532384.jpg

  余亚农1887年生于安徽寿县,跟王亚樵是安徽老乡,但比王亚樵还要大两岁,所以王亚樵对他非常敬重。

  余亚农的革命资历非常深,反过清,参加过同盟会,还反过袁世凯,后来跟着孙中山逃到了上海。余亚农和王亚樵相识,就是在上海时期。

  当时,王亚樵准备在上海制造爆炸事件,可是谁来制造炸弹呢?要知道,当时技术很落后,制造炸弹非常危险,稍有意外就会粉身碎骨。余亚农站出来说,我来做炸弹,如果出了事,也算为革命做牺牲了。

  没想到一语成谶,炸弹在制造过程中发生了爆炸,余亚农也受了重伤。更雪上加霜的是,法租界为此事还抓了余亚农,关进了大牢。

  在外界的帮助下,余亚农被关了三个月后放了出来,随后进入军界,出任国民联军第2军8旅旅长。1927年,国民联军被国民革命军收编后,余亚农也跟着方振武加入了老蒋的中央军,后任第34军89师师长,驻守济南。

  1563000971765983181.jpg

  1928年5月3日,日军进攻济南,制造了著名的“五三惨案”。当时,余亚农的89师就驻扎在附近,但因为没有接到出兵的命令,余亚农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济南百姓惨遭杀戮,气得咬碎钢牙。

  这次惨案,日军共杀害了一万七千多人,举国悲痛,余亚农也痛不欲生,对人说:“要不是老蒋的不抵抗命令,老百姓怎么会这么惨!”

  经过此事后,余亚农也认清了老蒋的真面目,不再以身为中央系为荣了。

  1929年,老蒋扣押时任安徽省府主席的方振武,然后派整编第6师师长、安徽省府代主席方策,准备解除余亚农的兵权。余亚农提前得到了消息,扣押了方策,并告诉老蒋:以方易方,不然就上山和你打游击。

  老蒋当然不会受他的威胁,不但没放方振武,还派兵来追杀余亚农。余亚农就带着部队上了湖北与安徽交界的五祖山,和老蒋打起了游击战。

  1935年11月,发生了著名的刺汪事件,刺客孙凤鸣因此事而名声大噪。实际上,孙凤鸣本来是想刺杀老蒋,但老蒋临时有事没有出来,让汪成了替罪羊。其实,策划这次刺蒋活动的,就是对老蒋有着刻骨仇恨的余亚农。

  1563000971526498168.jpg

  老蒋得知后,悬赏重金抓捕余亚农。这个“重金”有多重呢?50万大洋!要知道,同样是在1935年,国民政府给出的朱老总等人的赏额,还只是“生擒者各奖五万元,献首级者各奖三万元”。

  余亚农逃去了香港,戴笠亲自带着军统的几大高手去香港捉拿,还好余亚农反应快,抄水路逃到了李济深的住处。

  经李济深介绍,1936年8月,余亚农带着李济深的信去了陕北,受到了主席、朱老总的亲自接见。按计划,余亚农准备回去找王亚樵,一起去延安参加抗日队伍,但余亚农回来时,却发现王亚樵已经被戴笠杀害了。余亚农大哭一场,只好带着愿意跟他走的兄弟们去了延安。

  1938年,余亚农被任命为皖北人民抗日自卫军第5路指挥,但因跟彭雪枫走得太近,被抓进了大牢。老蒋听说后,下令枪毙余亚农,但余亚农人脉深厚,各界人士都来求情,老蒋这才收回了命令。

  出狱后,余亚农一直在皖北经商,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余亚农才受邀出山,最高做到了安徽省副省长。而他在斧头帮的老搭档郑抱真,是安徽省会合肥的市长。

  1959年,余亚农病逝,享年72岁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